• 首頁>檢索頁>當前

    疫情期間的“云端”對話

    發布時間:2020-04-25 來源:

    XX同學:

    聽說你因為疫情被困在家中,暫時無法再赴英倫,我頗感意外。但轉念一想,此刻海外疫情形勢也很嚴峻,飛機還是密閉空間,短期停留在家中也未必是壞事。只是,這疫情變化很快,那種看不到頭的感覺,發生在誰身上都不會好受。而恰是這種不安全感與不確定性,讓我感到我們身處在一個全球化的時代。

    你來信問我對你居家自學的建議,這倒是讓我有些不知如何回復。一則我們專業相去甚遠,而在這個學科精細化的時代里,隔行如隔山,我是不太敢對你的專業學習有所置喙的;二則我總覺得這會兒并不是一個探究專業的好時候。大家都關心疫情,信息泛濫造成“人心不定”,其實很難真正靜下心來思考專業。就是說,既往我們認為重要的問題,如今可能都顯得不那么重要了。

    那么,在這段時光里,我們該怎么辦?總不能任由疫情信息“轟炸”,眼看著時間白白流走吧。如果你愿意聽我的建議,我倒是可以談幾點自己的看法。我的建議會偏宏觀一些,大概也能代表我對此次疫情的粗淺認識與反思。

    自處的意義

    在疫情期,我們都自覺“隔離”于這個社會。不知你是不是和我一樣,特別想念原來那個“社會”,想念那里的車水馬龍、人聲鼎沸。都說留學才是“好寂寞”,回國則有“真快活”,可這“快活”也不見了。我一貫堅信人是社會的動物,要在群居中才能找到自己的價值。

    我特別欣賞一位同鄉先賢,他是南宋的狀元郎陳亮。他才氣豪邁,辛棄疾曾與他痛飲于鵝湖十日,縱論天下大事,留下“醉里挑燈看劍”的名句,被傳為文壇佳話。這幾天,我又讀《陳亮集》,忽然意識到這位老鄉一生求官,卻終身未能如愿仕宦,有一個問題就是他太把自我安頓于社會。此人性情豪邁而不知收斂,議論風生卻未能內省,走的路子看似汲汲于功名,醉心于事業,實則恐怕還是缺乏內斂之功。他最看不起“世之學者”只知“道德性命”,而“不知事功之為何物”,但其文字卻多有焦躁之意。

    今人若只將身心安在“利欲場中頭出頭沒”,結果很可能是徹底失去了與自我對話的能力。很多時候,他們只能孤獨地刷屏追劇、網購打怪。一個沒有豐富內心世界的人,讀書對他來說,只有兩種意義:考證或是消遣。如果你要把這段時間的自學變成這種“讀書”,那我還真給不了什么像樣的建議。疫情雖暫時隔斷了我們與社會的關聯,卻恰好給了我們一個學著獨處的機會。你不妨借此學著與自己對話,讓自己有居敬涵養之功。德國學者韓炳哲在《在群中》里說,數字人的集體行動模式卻與動物群相類似,極其倉促和不穩定。要避免這種不穩定,好好利用這段時間的獨處,就顯得尤其重要。

    專業的責任

    我不是要你斷絕與外界聯系的渠道,“一心只讀圣賢書”。你當然要保持對疫情的高度敏感,不僅如此,你還要把自己的專業盡可能地與疫情關聯起來思考,你擅長的領域,將會為此次疫情所改變多少,你的專業能為改善疫情造成的影響做些什么。

    你要相信,這是一個萬物互聯的時代,每個專業都有可能助力于同一件事。疫情暴發初期,海外出現了一些不和諧的聲音,排華、反華的勢力有所抬頭。我正義憤填膺的時候,美國佛羅里達大學教授肖櫻給我來信,邀請我一起為改善海外媒體對在中國發生的疫情的報道,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我們商定,在國外社交媒體平臺上各開一個帳號,組織學生翻譯中國主流媒體的真實報道,包括文字、視頻和圖片,向世界展示中國人在抗擊疫情中作出的巨大貢獻。我們把這個行動命名為“We Care(我們關心)”,肖櫻還寫了句補充說明,叫“Put harm down,lift people up(勿傷害,請關愛)”。在開篇文章里,我們寫道,我們不止于關心那些冰冷的數字,我們更希望觸達前方以血肉之軀鑄就抗疫長城的平凡人心。這是一場人類的災難,人類的命運,在病毒面前,理應締結成一個堅實且溫暖的共同體。很快,來自英國、韓國等地的學人紛紛加入了我們。雖然關注者至今仍不算多,但我們的努力確實換來了回應。

    無論哪個專業,都有其對社會的責任。毋寧說,恰是對社會的責任,構成了每一個專業成立的理由。你要問我自學的建議,我倒是想勸你借機仔細閱讀、思考一下自己的專業史,看看你的學科領域曾經為這個世界貢獻出何等崇高的成績,而你又將在這一成績之上做出些什么。社會是有不同面向的,連“游戲”專業都隱喻著社會的某些期待。我很希望你厘清這種“期待”,在自己的專業道路上,越走越接近人類的整體未來。你終將融入其中,而我,愿你成為一個閃亮的名字。

    深沉的自由

    我是不是把話題扯得有些過于沉重了?你大概要講,西方國家強調自由,這種沉重的責任意識,實在有些過時。我認知的現代社會,恰與這種觀念相反。人類是一個很矛盾的物種。它的每一次進步,都伴隨著悖論的產生。就拿“全球化”來說吧,從它誕生的第一天起,就暗含著“逆全球化”的可能。上世紀60年代以來,人類學的持續繁榮,正見證了“地方性知識”的崛起。在今天,“戀地情結”與“鄉土景觀”有著至高無上的現代合法性。你首先是在地社區的一員,其次才是全球社會的一分子。自由,是有它扎根于其中的土壤的。

    就像以往,我們都習慣以“理性主義”作為現代的開端,它是啟蒙,是對傳統的祛魅。可是,在這次疫情中,我卻看到了另一種“悖論式的現代”。那就是按照理性,我們應該與來自重點疫區的同胞隔離開來,我們害怕與任何一個陌生人近距離接觸,甚至也盡量減少與熟人的來往。可是,我們又前所未有地關切著他們,我們無數次被疫情中的光輝身影所打動——好幾次,我都恨不得“棄文從醫”,我特別想與他們站在一起,并肩抵抗病毒,為人類這個群體的存活盡一份力。這種現實中的彼此“隔離”與情感上的彼此“交融”,才是真正的“現代”。

    這是風險社會里的“現代”。所謂“風險社會”,就是要求人必須適度保持這種悖論的張力,保持對風險的警惕,既隔離以求自保,又交融以求共存。它當然也要自由,但這種自由最終是要與全人類站在一起,乃至要與整個宇宙萬物融為一體。陳子昂《登幽州臺歌》“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想要表達的就是這樣一種深沉的自由,它讓個體的渺小融入宇宙的無窮之中,那么,這種渺小也就成了偉大。這是中國文化特有的精神追求,個人與世界達成徹底的同一,才能真正實現自由。在此次疫情中,我總是想起王陽明的那句話,“直與天地萬物上下同流”。這真是一種深沉的悲愴,一種人文精神的高昂。如果你也能在這段特殊的獨居日子里,學著感受這種深沉的自由,那么,我相信“出關”后的你,會對留學生涯有更深的體會。那時,你一定會與先賢一樣,悲憫地面對整個世界。

    聞鐸

    二二年X月X日

    (作者曾留學美國,目前在國內高校任教)

    來源:《神州學人》雜志,作者:聞鐸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huaergg.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色三级床上片完整版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