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檢索頁>當前

    我與中國同行的合作友誼延續至今

    發布時間:2020-04-24 作者:休·布萊爾(Hugh Blair) 來源:中國教育報

    我于1983年首次訪問中國。當時的我并不知道,23年后我會重新踏上這段旅程,最終使我在2016年獲得“中國政府友誼獎”。

    2005年,當時梅西大學的華裔教授儲·亞力克斯(Chu Alex)向梅西大學校長和北京大學校長建議,梅西大學可以通過三方合作的方式,為北京大學與石河子大學之間的對口支援計劃提供幫助。他的遠見卓識促使中國教育部正式實施了“三兄弟”合作計劃。基于這項計劃,石河子大學選擇了我的關于為什么有些綿羊可全年繁殖而有些卻不能的基因研究,作為其首個合作研究項目。該項目隨后獲得了中國科學技術部的資助。

    2007年,我第二次訪問中國,主要是為了設計有關綿羊遺傳學的項目。然而回首當年,那次訪問中最重要的事情是我和梅西大學的同事們結識了幾位現在已經成為了朋友和合作伙伴的人,其中包括來自石河子大學的李大全、高劍峰、嚴根強、趙宗生教授和來自中國科學院的馬潤林教授。儲教授陪同我們進行了大部分的早期訪問,他對我們語言和文化方面的指點非常重要。在隨后的訪問中,我們也不斷認識了更多的中國朋友和合作伙伴。

    我在訪問中國的這段時期里看到了許多重大的變化。但有一點需要明確,雖然我已經前后到訪中國20余次,卻只看到了這個地大物博國家的一小部分。我最近一次訪問中國是在2019年9月,當時我獲得了石河子大學的友誼獎。而我最長的一次訪問是在2012年,持續了3周多。在那期間,我和妻子拜訪了來自北京、烏木魯齊和石河子的研究小組,舉辦了研討會,參觀了農場并探討了研究理念,為學生撰寫研究論文提供了幫助。

    眾多訪問為我那40多年的研究和教學能力以及廣泛的國際交流經驗帶來了巨大價值。但這不僅僅是知識和思想的單向交流,無論去到中國的哪個地方,我都是智慧的受益者。例如,中國投入了巨大的研究精力,試圖了解不同的植物肥料對中國不同土壤和氣候條件的影響。該研究項目耗資3.5億元,涉及來自中國各地的合作伙伴,并在世界頂級科研期刊《自然》上發表了高質量的學術研究成果。中國應該是唯一一個進行過如此大規模的農業調查的國家。

    在中國,人們攝入的動物蛋白大多來自魚、家禽和豬。然而,許多中國人也很喜歡吃羊肉和牛肉。中國是世界上擁有綿羊數量最多的國家,但是由于各種原因,人均產量較低。而這也正是梅西大學團隊在過去15年中參與研究的焦點所在。

    我們與石河子大學合作的研究項目集中在如何提高草原羊的繁殖能力。我們援助的許多農場都是由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管理的。這里的綿羊長期生長在夏季40攝氏度至冬季零下20攝氏度的極端環境中,草原開放,沒有圍欄,提高繁殖率面臨著巨大的挑戰,并且我們開展的基礎研究需要經過一段時間的驗證后才能應用到農場實踐。

    一項關于綿羊染色體中一個重要區域(有助于綿羊提高抗病能力)的基因測序研究引起了國內外的極大關注。明確遺傳學的基本原理可以使我們找到可行的改善綿羊健康的新方法。綿羊肉在新疆人的飲食中非常重要,并且綿羊可以食用一些人類無法消化的植物作為飼料。天然牧場放牧的羊,因肉質鮮美健康而備受推崇。因此,綿羊也是新疆農民非常重要的經濟來源。石河子大學等機構開展的研究對幫助當地農民改善財務狀況來說至關重要。我們不僅要在研究上花精力,而且要在向農民傳達研究結果的過程中下功夫,以便他們能夠對耕作方式做出適當的改變。因此,根據基因進行研究得知哪些動物對疾病更有抵抗力,或者產生了新的疫苗,僅僅是第一步。

    2014年,馬潤林教授提供了一種新的綿羊飼養方式,即大棚養殖。這種養殖方式對于家禽、豬和牛來說并不罕見,但是國際上很少用這種方式來養殖綿羊。這是一個令人興奮的進步,因為土地被用于集約種植而無法將綿羊放在戶外養殖,而這意味著綿羊養殖可適應這一變化。同時,由于養殖地區靠近耕地,這使得人們能夠利用農作物廢料發酵成的青貯飼料來喂養綿羊。廢料沒有被燒掉,減少了空氣污染,這是一種雙贏的解決方式。

    在參觀了幾個集約化養羊場后,馬潤林向我介紹了一個養殖戶,他在鹽城附近的羊棚、胡羊、勞動力和基礎設施方面投入了大量資金。他致力于用科學來提高集約化養羊場的生產力,還邀請了幾位中國和梅西大學的養羊專家來幫助他改善養羊場。他采取的方法得到了農業部門官員的認可,這使得該農場成為集約化養羊方式的全國典范。這種僅占地1000平方米的養殖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為多達100萬人提供足夠的羊肉。雖然這不如家禽和豬的養殖方式有效率,但綿羊能夠食用人類不能食用的植物,如草和稻草,而豬和家禽在飼養方面與人類爭奪谷物資源。這又是一個雙贏的做法。

    在過去的幾十年里,我們的農場研究為中國帶來了另一個美好的發展。在大量的財政投入下,中國的科學技術正經歷著快速的變革。

    世界領先的綿羊遺傳學研究案例來自新疆畜牧科學院的劉明俊教授,他的團隊發現了綿羊短尾的突變。新西蘭和澳大利亞的農民每年都會從數十萬只羔羊身上取下尾巴,以避免因糞便附著在尾巴上而帶來的羔羊健康隱患,農民們面臨著是否去除羔羊尾巴的棘手問題。然而經過劉明俊的研究,通過一套精準的基因干預手段可以在遺傳性方面誘導長尾羊繁殖短尾羊。劉教授和他的團隊已經對新疆養殖的許多綿羊品種的遺傳多樣性進行了廣泛而詳細的科學研究。

    我為兩國間長期而牢固的合作關系感到自豪,我也很高興能夠在過去的十年中為加強兩國關系作出貢獻。在過去的30年里,新西蘭證明了它是一個具有獨立思考精神的國家,并且相信萬物公平的理念。在中新兩國相互尊重和了解的情況下,我認為應該繼續努力創造良好的合作機會。

    (作者系新西蘭科學家、梅西大學動物科學教授,2016年被授予“中國政府友誼獎”)

    《中國教育報》2020年04月24日第5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huaergg.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色三级床上片完整版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